登录 | 注册欢迎您访问黄河大合唱官网!
曲作者冼星海
首页 > 曲作者冼星海 > 作品 作品

冼星海日记1937年

来源:黄河大合唱   时间:2018-02-10 10:38:00  编辑:超级管理员

一九三七年

八月十九日

晚上,吃过饭,妈妈、剑华、俯拾、张平等送我到金山家里,我们一共十几人 都会齐了!妈妈到九时和他们送行的朋友们回家。同时郭沫若等也到,亲笔替 我们写:“上海话剧界救亡协会战时移动演剧第二队”。我们不久又得赵班斧 (金山兄)警备司令部秘书长来叙谈时局,并发给通行证书二纸。他去后,我们就 进行明天出发的准备。我们当时有十三人,斐莉代安平,而明健因事中止,田方 因要事明天始能随行。

八月二十日

第一天(从徐家汇出发到青浦)。

天已经亮了,洪深先生好像整个晚上没有睡似的。他预定四时半早起出发, 但时候还没有到,他就唤醒了我们。我们从没有再偷闲和贪安似的,就不约而同 一齐起来,不到半个钟头已经整备。我们就在五时左右坐“祥生”®汽车三辆直 驶出法租界。同行原有十三人,因田方在徐家汇赶到,就成了十四位,队员是洪 深、金山、田方、王莹、星海、欧阳斐莉、白露、张季纯、金子兼、邹雷、贺路、 田烈、塞声、黄治共十四人。我们向徐家汇左边的小河乘木艇去,坐这木船的人, 连我们一共有五六十人。我们大家都抱着热忱向前驶去。经过中国的地界,

①        祥生汽车公司的简称。以下凡属单位、团体、场所等的简称,均以“ ”标出,除个别 含义难辨者外,一般不再加注。

②        当时上海有受帝国主义国家殖民当局控制的“租界”,故一般称租界以外的地区为“中 国地界”。

防备十分严密。船开行两小时后,即闻空中飞机出动,恐怕是轰炸闸北和南市的 日本飞机。第一轮我们看见两三只,第三轮比较减少。中国军队用机关枪射击 的技术很好,知道是不能像日本这样浪费子弹的。我们的船停泊在泗径,然后由一 小汽船拖行。那只小汽船是一队要担任救护难民出境的团体,是一同去青浦的。 汽船拖着我们所坐的木船去,不到几里又听闻空中有十架飞机活动,高射炮的白 烟围着他们打上去!枪声震到每个人的耳鼓里。我们还喃着救亡的歌去看空 战。我们沿途都尤平,风浪都没有,太阳虽比较是过火一点,但更觉兴奋。我们 并不顾到肚皮饿,只买点东西充饥。四时到青浦县,住在中央旅社。开三间房间, 下层另有两间是男住的,上层是女住的。房租便宜。青浦生活朴素,人民很好! 可是每天都有侦察机在屋上兜来兜去。虽然没有下弹,但也够使我们寒栗!


八月二十一日(从青浦到昆山)

我们在中央旅社过了一夜,上午六时起来,食过白稀饭、油条大饼后,就预 备出发。日本侦察机三架由头上飞过,并没有作什么举动。七时,我们从青浦出 发,雇了一只小船,这回有廿余人同去,内中有几个生活书店的代表,也要经过苏 州出发到察北去的。这只小船就在晴朗鲜明的阳光底下行进,沿途我们洗衣裳、 烧饭,过着很自然的生活。沿途上又有八架日轰炸机在天空上飞翔着。它们还 在我们小船上兜了一个小圈,我们以为它们一定要投弹,但不一刻钟它们就向东 去了。当时我们虽然很镇定,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不统一的表情,空气顿 然不同。飞机去了之后,我们依然谈笑着在船上生活。我们每个人都有任务,金 山是总务,洪深先生是在总务以上的地位。洪深、王莹、张季纯、白露是通信, 剧务及行李都有人管,各人都分工任事。下午到昆山,我们找得一间饭店用晚 餐。饭后就听到保安队几个人说在今天早上有日本飞机八架在青阳港投弹,预备炸毁那处的铁路,结果铁路炸坏一点,难民船两只被炸,死伤一百几十人。昆山一带都有飞机在飞翔。我们八时从昆山出发,明月当空,夜景宜人。我们在船 上谈笑,晚上就在船上露宿。早上七时到苏州城外。


八月二十二日

(到苏州)

到了苏州的城外,我们的船就停泊在河上。金山和洪深上岸办各种手续。 过了几个钟头他们就回来,孟浪就招待我们人城。暂时住在碧凤坊实验剧社,他们招待很好,晚上还请食晚饭。饭后并且讨论很多问题。他们有两位代表报告一切工作经验,而我们洪、金先生又报告本队经过和工作。当我们开会的时候, 上空敌机又来,全苏州的电灯立即熄灭,十五分钟后再亮。

(虹口一带大火)


八月二十三曰

(到首都)

早上我们从苏州出发,由车站坐火车去南京。由于车上行李和其他的种种 关系不得不分作两队。先由金山、田方押送行李去南京,然后我们第二次车出发(约十二时半车出发)。车上除各人做各人的事外,我们就唱唱救亡的歌来消磨时光,因同时他们可以学习。只是车上像太阳般的火热,但也不觉得怎样!八时半到南京。首都没有平时热闹,但市民都很安居乐业。空防极巩固,敌机几次来袭都不能达到轰炸目的,结果把它们吓跑。晚上我们在交通旅店居住,微眼朦胧当中我听见高射炮的声音,恍惚把一般安静的甜梦惊醒!


八月二十四日

早上我们讨论工作进行。洪、金下午出外见田汉和阳翰笙,然后才有点消息。 我们就利用早上的时光来写信和写日记。饭后我就整理交响乐。六时他们回来, 并请了阳翰笙先生演讲一番。大概说现在我们文艺家都要有战士的精神才对, 忘却了死亡,替民众作些救亡工作。晚饭后我们正要预备回旅馆时,忽然听见警报,全城电灯熄灭。我们冒着黑暗回到旅店。我和洪深、塞声都在旅馆内,金山、 王莹等还在饭店。敌机果然来了,我们躲了一个钟头。警报过后电灯亮了,我们

在灯光之下又开始工作了。我们每个人都感到这是在抗战的时期,每天每刻都有危险之可能,因为这样,我们才觉得生活有趣!我们的心都是很勇敢地去担负这神圣的救亡工作!


八月二十五曰

从床上起来,已经七时打过了。每天早上都差不多起床很早。洗过脸孔后就看报,然后食大饼油条豆腐浆。上午因为没有什么公事可做,我们大半坐在房间。我就继续把《民族交响乐》配乐,足足弄到一时,他们就约好一齐食午餐。今天大家食面,换换几天的胃口。午饭后谈天,三时半请得一位尹先生来谈战时的种种常识,关于避炸弹、空防、避毒等问题。不久王晋笙、章泯、万籁天、白克、 王平陵来,畅谈了一二点钟,然后晚饭。约八时许又闻警报,听说敌机又来袭击首都,全城的灯火都熄灭,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呼吸仿佛每个人都听见,我们的耳朵都留心听天空的声音。听说昨天晚上来了三队敌机,一共九架,结果没有炸到首都,而他们两架已被击落。我们虽然没有看见,可是深感空军的英勇抗敌,保 障市民生命财产不少!


八月二十六曰

六时一律起床。由金山做主席开讨论会,大概可分几项:一,报告昨天一天的时事。二,讨论每天的工作(用款及明天启程的事)。三,自我批评。关于胡家的事。至八时半后,食豆浆、油条。休息片刻即讨论剧本事。《上海之战》已由洪深先生提出三四个活报,所得的效果颇好。洪深先生极高兴,于是请酒食鸡。 午后没有事,就去洗澡。晚饭时田汉先生来,不一刻钟听到警报,我们就在家里 躲了半个钟头。田汉先生就赶快用晚饭,而又忙着写留言。我在下午写这一封信。

①致盛建颐的信,已收人书信部分,此处从略。


八月二十七日

整天开会议,大概关于出发的事情。把去的路线都分出,把行李减少。下午, 田汉、洪深先生领我去见张道藩®先生,他住在德国医院。除了田、洪两位先生和他接谈国事后,田先生便很详细讲述我的近作《民族交响乐》,并说此交响乐分四段:第一段,叙述大中华民族的土地丰美,包含森林、矿产、沙漠、人民等应有尽有。还描写太平洋的浪声和农夫的耕作声,以影射中华广大的民族第二段, 描写被压迫者的苦痛和压迫者的放纵。内中并描写水、旱、兵及战败各种灾乱, 主要的基调是铁蹄无日无时不压迫中国、侵略中国。第三段,用三种民歌式作象征海陆空三种力量。“海”是用五月的龙舟竞赛,节奏很鲜明;“空”是用九月的纸鹞象征空军;“陆”是用十二月的狮子舞,用狮的舞姿象征陆军,先是睡狮昏迷不悟,其后则怒吼振奋。第四段,是锄头舞歌,全用此歌发展,意即象征全民抗战而得胜利。述及此交响乐之后,张道藩先生极喜悦。他说:“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中国作曲家,这样的大规模去创作。”他答应出钱给我刊出,我极快心。下午去下关买应用品。五时出发,至浦口。晚上十一时离浦口去徐州。在浦口车站前遇见了很多东北流亡学生(约有三百),形状极可怜。我们除慰问外,并问及平 津事变的一切,暴日的凶残可谓至极。


八月二十九曰

从晚上至上午十时,我们在车上。十时到徐州,住在中正堂,由赵光涛先生招待一切。晚上我们播音,由王莹唱《卢沟桥》,洪深演讲,我们歌唱《打回老家 去》、《热血》。


八月三十日

(早八时教学生一百二十名唱《救国军歌》、《打回老家去》。)

①张道藩当时为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主任。他答应出钱刊印冼星海<民族交响 乐> 的事,后并未兑现。

上午五时起床,各人赶写剧本。十时洪深宣布“活报”的分幕和每人扮演的 角色下午出外洗澡(青莲阁)。晚饭后在我们散歩时,谈笑很融和,然后我听见王莹和塞声呼我,她们还唱着《运动会歌》,“一,二,三,四,大家开步走。”我一步一步地走去,还向她们举礼。正要跟她们坐在一处的时候,忽然我们听见嗡嗡的声音来了,她们以为火车汽笛声,因距车站很近的缘故。但愈来愈响,金山在很 远就叫出来:“日本飞机来了,快躲避! ”我们就分开藏身。我们一声不响,看见远远地敌机在铜山下炸了两下,左近又炸,北站的附近又炸,半小时后就飞走。 徐州的空防不很好,连打了很多高射饱和机关枪都不中!我们亲眼望上去,真替他们着急。晚上我们轮流看更,我在早上十二时半至二时和贺路一块看守。四时半大家都起来了!


八月三十一曰

早上开会和排戏,晚上演出。当晚电灯总闸坏了,观众等了一个多钟头灯才 亮。我们排演有:(一)《九一八以后》,(二)《保卫徐州》,(三)《保卫卢沟桥观众很能和演员打成一片;演完了,观众在台下喊口号,并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①致盛建颐的信,已收人书信部分,此处从略。


九月一日

下午二时演“活报”:(一)《保卫祖国》,(二)《保卫卢沟桥》。观众有一百多 人,演出颇好。晚上八时半又演出,是专为招待报界记者及徐州文艺界。活报共有十七幕之多,亦颇得观众的赞许。十一时半警报来,我们在无线电台左近躲避。但一时后又来一次紧急的警报,我们又得从床上起来到丈多高的孔道去躲避。结果一个晚上睡不好,精神非常疲倦。


九月二日

十时出发到桐县的石桥村演戏。这村离徐州有十二里,我们从中正堂出发, 十二时到。这处地势很好,山明水秀。虽然是县立一间小学,但它的效用实在多。 二时半我们开始演给乡村民众看。秩序大概这样:(一)宣布开会,(二)演《放下你的鞭子》,(三)我唱广东《劳工歌》,斐莉唱民歌,邹雷演国技,(四)洪深唱平剧,(五)演《九一八以后》,(六)《徐州逃难》,(七)《壮丁入伍》。散会后乡村民众有二百多人都很感到戏剧的宣传效果。今天在村食二餐都很好,别有风味的饭食令人想到朴素的可贵。我们还去民众馆办的葡萄园饱尝一餐葡萄。晚上睡在那小学,十时左右即有警报,我们灭了灯就睡。今晚讨论很多重要的议题,大概是检讨这团的工作,这样更可增强工作力量,结果令每个人都更坚固自己的愿望。


九月三日

(在石桥和东货村)

我们很早就起来,天气冷得像冬天一样。我们早餐食点米粥馒头就出发东贺村。这村离石桥八里,我们就沿途步行。跑了两个钟头才到。远远地我们听闻一群小学生(大约有一百人)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来欢迎我们。当时我感到热泪汪在两眶,我们就随着他们进去招待室。那边还有驻兵第七十八师。他们还派了一个代表来和我们谈话,他们的校长又出来招待。那种热情,是感动到每个队员的心里。十一时我们开始演《保卫祖国》,《放下你的鞭子》,他们又助演了一 幕,我们队员又唱了两首救亡歌曲。观众有三千多人,连同兵士也在内,他们反应热烈。台下的热情,是自我们出发以来没有见过的。二时我们就离开,我们跑了十八里路才回到中正堂。沿途见到被炸的洞窟,已拍照留念。五时在民教馆开欢送会,有徐州教育馆代表、徐州日报馆代表、民教馆代表、国民日报馆代表分头演讲。其后洪深和王莹答辞,六时半散会。当我回中正堂时,王寄舟君约我会话,他是该馆的音乐主任,中华口琴会徐州分会会长。他请我指示他们乐理和歌曲,我便一一指导他们。饭后即寝,九时许有警报,但不到五分钟已有解除的警报,我们安然地去睡。


九月四日

五时起来,七时离开中正堂。从北站开往开封,但火车等到十时许才开行, 送行的有好几位。连民教馆的赵先生也来,金焰的妹妹也来送行,并买了不少的水果给我们。车中生活不甚得意,耳边总是机声。晚上九时半才到河南省开封, 暂住在中央旅社。这里设备不十分好,茶房又很不聪明似的。我们十一时半才把行李送到旅社,费了很多力才弄得一点饭充饥。因晚上不甚方便,米、面一律 涨价!我们租了三间房子,就安然地住下了。房租还不算贵。


九月五日

我们很平安地住了一个晚上。起来已经九时。下午除开会之外,我们在旅 店休息。


九月六日

早上开会。下午二时在青年会举行开封文化界欢迎会,从这个会上我认识当地文化界,又商及组织教救亡歌曲的事。晚上他们有代表五六位来见我,大半是河南大学学生,还有两位是上海“美专”学生,青年会代表亦有两位。我们商议组织歌咏干部的事,希望日内可以实现!


九月七日

今天开工作会议时,田烈作主席。下午迁居河南大学,“河大”离我们住的中央旅社有六里路。我们就坐黄包车直抵校址。这大学前门非常华丽,我们停了一刻就搬入礼堂楼上住。这礼堂非常宏大,可容三千人! 一切都新式,给我们很深的印象!但不到五分钟即听闻警报声,我们就向附近树林中躲避,躲了一个多 钟头才出来。晚饭后他们去排戏《保卫卢沟桥》,而我们就招得几十位唱救亡歌曲的学生在楼梯上大声地唱至十时才散。他们有一部分人看排戏。这是开封救亡歌咏的第一声!


九月八日

清早就教导他们唱救亡的歌。下午二时正式公演。主席宣布开会理由,以后就是我领导五六十人上台唱救亡歌曲。共唱四首:(一)《救国军歌》,(二)《打回老家去》,(三)《救亡进行曲》,(四)《义勇军进行曲》。得全场掌声!今天演五幕:(一)《保卫祖国》,(二)《卢沟桥》,(三)《上海之战》,(四)《到前线去》,(五) 《逃难到开封》。都得到观众的掌声。散会后我教他们唱《青年进行曲》。我还在晚上七时半教他们许多新歌,和他们组织歌咏队。今天完全是“河大”全体员生观剧!


九月九日

早上九时许开演,到的大多是城内的女学生。我领的歌队共有一百多人。 歌还没有唱完的时候掌声就起,学生对救亡歌曲的情绪很高!节目和昨日一样!下午二时的公演,男学生比较多,一日共有六千人观剧,观众情绪热烈到极点!散会后有六个学校的歌咏班等着我指导他们唱救亡歌曲,我就教了他们三 首。饭后又替“河大”歌咏班教了《热血》和《保卫卢沟桥》二首,我并且唱了很多 歌曲给他们听。晚上替他们组织歌咏干部。


九月十日

每天演两场,节目今日稍为改变。演出的为张季纯新编的《米》,第五队的《逃难到开封》。散会后教了一群学生唱几只救亡歌曲。晚上有一群女学生(“河大” 女生,“艺专”,“女师”),特来请我教唱歌,我就教她们唱《热血》,并唱了几首歌给她们听。其后有一位姓王的请我们赴茶会。


九月十一日

我们停演,有两位先生请我们食饭。下午四时在河南大学开第一次开封救亡歌咏大会。到会有各校代表及来宾共一千六百人,歌队有一百六七十人,并有平津流亡同学歌咏队参加,王莹,欧阳斐莉也参加。节目有二十个:(一)《救国 军歌》(“怒吼”®唱),(二)《保卫我们的祖国》(“平津” ®同学唱),(三)《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平津”同学唱),(四)《热血》,(五)《我们不怕流血》(“怒吼”唱), (六)《救亡进行曲》(“怒吼”唱),(七)《打回老家去》新调(“平津”唱),(八)《松花江上》(同上),(九)《保卫卢沟桥》(“怒吼”唱),(十)《拉犁歌》(同上),(十一)《山茶花》(欧阳斐莉唱),(十二)《顶硬上》(冼星海唱),(十三)《卢沟桥》(王莹唱),(十四)《大刀好》(王莹唱),(十五)《新女性》(“北仓” ®女同学),(十六)《打回老家去》(“怒吼” 唱),(十七)《五月的鲜花》(“平津”唱),(十八)《大众歌手》(“平津” 唱),(十九)《青年进行曲》(“怒吼”唱),(二十)《义勇军进行曲》。

唱时情绪非常热烈,从这一天起就替开封播下了救亡歌咏的种子了!散会 后又教六七百学生合唱《救国军歌》、《义勇军进行曲》。干部确定后他们请我演讲,然后有两位同学送我去食饭,但跑不到几步,就听闻警报,我们载在附近躲避一下,警报解除后就到一间饭店晚饭。回到住处已经十一时了!


九月十二日

(洛阳)

早上就有人到中央旅社找我,为的是送行。我们九时半就离开旅社到车站。 送我们的开封歌咏队有一百多人。他们不停地高声唱着救亡的歌曲,直至火车去后为止。这种热烈的情绪感动到每一个车上的客人。我们下午五时半抵洛阳, 到站时已有很多人在站前欢迎!晚上又领我们洗澡及给很多珍品充饥!

③        怒吼歌咏团的简称。

④        平津流亡同学歌咏队的简称。

⑤        开封北仓女子中学的简称。


九月十三日

(洛阳)

我们整天休息,同时接见很多唱歌的学生和音乐教员。早上我去他们的礼堂指导他们歌唱《救亡进行曲》。晚上搬到复旦中学第二院。那里是一间很不好的房子,空气很坏!我们就睡在地上过了一夜!但晚上又寒冷起来,洪先生因这样就病了,但病并不重。


九月十四日

是第一天的公演,我们演给各机关人员看的。早上我就去“洛师”®教他们的学生联合唱歌。我们在操场上大声唱,并且是充满着极热烈的情绪!十时我又同一位李副官去省政府教一千兵士唱歌(《救国军歌》、《打回老家去》)!二时半正式开演。晚上七时开演,比白天演得好,观众也比白天热情!


九月十五日

今天全为学界观众演出的,学生来的很多,我们演三场。第一场在九时半, 第二场在二时半,第三场在七时半。节目一样无变更,效果非常好!每天去“洛师”教两次洛阳联合救亡歌咏队。午,全队参观“空校”。


九月十六日

演两场。晚上赴“洛师”之教职员欢迎会。

⑥        致盛建颐的信,已收人书信部分,此处从略

⑦        洛阳师范学校的简称。


九月十七日

演给兵士看。有几百士兵参加全洛联合歌咏队和士兵歌咏队,都参加演唱救亡的歌曲,全场受歌声的感染很大。晚上在“洛师”总练习救亡歌曲。


九月十八日

早上开“九一八”纪念会,由祝绍周®主席,到二万余人。李杏村@、郜子举®洪深等演说。我亲自指挥救亡歌曲四首:(一)《九一八》,(二)《打回老家去》, (三)《救国军歌》,(四)《义勇军进行曲》。

散会后由大会总指挥何集生®指挥各校学生和军队全体列队,由会场出发经城内四大街及车站大游行,途中执小旗及唱救亡歌曲。下午与吴荣轩®筹备 “九一九”救亡歌咏大会。认识李健人先生,他请茶点,又到“洛中”一院摄影。晚上全洛文化界请宴会(在欧亚饭店)。又到“洛师”准备“九一九”歌咏大会节目。


九月十九日

“九一九”之救亡歌咏大会是洛阳空前第一次举行。分三场:早上九时半、 下午二时半、晚上七时半。节目有卅一个。参加团体有各校联合之歌咏团和一百六十六师之军乐队。每场都客满,文化界的共鸣可以由掌声听出。尤其在晚 上,节目比日间精彩。并有一百六十六师歌咏队(一百六七十人)参加唱《抗敌歌》、《满江红》及呼口号,观众都感到很兴奋。散会后,李教官等请食茶会。

⑧        时为洛阳地区警备司令。

⑨        时为河南省第十区专员。

⑩        时为驻洛第一百六十六师师长。

时为河南第十区保安副司令。

时为“洛师”教员。


九月二十日

下午赴洛阳各界歌咏队的欢迎和欢送茶会,到会者二百六十人。由抗日后援会主席,我演讲后就散会。下午送一百六十六师出发,沿途唱救亡的歌曲。下午四时半到中央军校,我们第二队演剧给军校看。散会后乘军用汽车回“洛中”


九月二十一日

早上游关帝塚,它在城南十五里。庙极崇壮,围塚树古柏,多数百年前物,蔚茂成林,故称“关林”。面阙塞,背邙山,洛水出其后,伊水绕其前,高敞而环抱……。下午他们游龙门,我与李教官到中央军校教歌,四时教壮丁及军官二千 名。六时半回家。


九月二十二日

上午十时在军校指导各级军官。下午指导军乐队,四时指导壮丁二千人。 军校汽车随后送我回“洛中”二院。晚上开讨论会,大致关于自我批评的事。开会后各队员痛饮一杯,李教官又请食黄河鲤鱼。


九月二十三日

上午军校派车接我。早上教军官唱歌,下午教壮丁。李德裕总队长招待极至, 我答应替他写曲一首以为纪念。是晚在军校洗澡住宿,李教官来叙谈,极欢乐。


九月二十四日

上午十时教军官歌咏。下午因天雨在“四维堂”(河南省立洛阳中学的简称)教二队军官唱歌,并演唱我其中几首最受欢迎之歌,如《拉犁歌》、《莫提起》、《搬夫曲》、《战歌》、《流民三千万》等。晚上李总队长、二位李教官都来叙谈,并有一位王信虎来和我私人座谈。 据他说被我救亡歌曲感动,直至流泪。他又说他本是朝鲜籍,后逃到东三省黑龙江,后入中央军校,经过很多辛苦。他常常感到亡国的耻辱,感到朝鲜没有救亡的歌声!他说假若朝鲜像中国一样有这类的救亡歌声,朝鲜民气当然会更加振奋起来!他很尊敬写救亡歌曲的音乐家,而且感动到自己整个心灵。我暗示他很多方法去复兴已亡的祖国,我并且说倘若我能去朝鲜,我必定一样传播救亡的歌咏给朝鲜民众。晚上写李总队长的《自强歌》。

(敌机轰炸武汉京粤)


九月二十五日

十时教军官歌咏,十一时迁旅洛公寓,并在第一百六十六师(省政府)教军官歌咏。由黄显民副官招待一切。


九月二十六日

教一百六十六师歌咏。晚上各校代表来谈话。李总队长请客。


九月二十七日

(郑州)

与健人、永澍、蔡教官游龙门,访白香山墓。下午五时离洛,到车站欢送之歌咏队有三百多人。李总队长、黄副官、左正谊等都来,一时极为气盛。就在车站教他们唱三支歌:(一)《抗敌先锋》,(二)《战歌》,(三)《敌人从那里来,把他打回那里去》®车上认识扶轮中学吴校长,得他招呼不少。下午七时到郑州扶轮中学,就住这里。

1指冼星海所作的歌曲《保卫卢沟桥》(塞克词),该曲首句为“敌人从那里来,把他打回那 里去”。

2即吴健。

3致洛阳歌咏队的信,已收人书信部分,此处从略。


九月二十八日

第二队还日夜排演。我己和汪秋逸®君组织救亡歌咏队。晚上请各校音乐代表商议,大概有二十多位代表。


九月二十九日

早上及下午都教歌咏,晚上又教九十五师军官(郑州警备司令处)。


九月三十日

下午四时赴各界抗敌后援会荼会。下午开救亡歌咏大会。是晚演出秩序共三十三个,都有各团体参加。九十五师特派二人参加,情绪至为热烈。


十月一日

上午休息,下午赴各界欢迎会。晚上七时教九十五师军事教导队军官唱救 亡歌曲。十时许回“扶中”。


十月二日

下午一时在郑州车站等候,直至九时许始开行。


十月三日

(武汉)

下午三时许抵汉口,住东方大旅馆。很多旧朋友来拜访。

①时为郑州扶轮中学音乐教员


十月四日

下午迁到瑞祥路精武体育会住。三时赴“凌霄” (当时武汉一游艺场的名称)茶话欢迎会。会后有警报, 就在戏院二层楼躲避!晚上与馨田、昭正到青年会指导民众歌咏,又赴电台播音,十时许回来。


十月五曰

上午开会议,下午受请看楚戏,由七时起至十时止,又请西菜。


十月十日

十日,武汉举行一伟大的国庆纪念。我们在“大舞台”助演,其它是救亡歌咏的节目。


十月十一、十二、十三日

十一日、十二日、十三日,都在武昌和汉口组织歌咏干部。每天晚上都教授指挥,深夜才回“精武”。下午七时在“华大”附中开武汉音乐界座谈会。


十月十四日

上午唐槐秋请客。第二队在“天声” (当时汉口的天声舞台)表演《逃难到汉口》。


十月十五日

救亡演剧第二队在唐家巷平民新村向民众演出了《九一八以后》及《逃难到汉口》,晚上在武昌女青年会组织歌咏干部。

我六时已到女青年会,见门已关闭,等至十五分钟门虽已开,但堂里没有灯光,看看知道电灯泡被他们除下,我就叫他们买了洋烛五支,点着了就工作,把 《流民三千万》、《拉犁歌》教会他们唱,并同时指导他们的表情。

我总感到他们组织散漫,不守时,作事无精神,这是救亡歌咏一个大危机!


十一月二十八至三十日

我们在黄石港演《卢沟桥》、《逃难到黄石港》,看的人是伤兵,情绪特别热烈。 尤其对一班伤兵,我感到他们的热情,常常涌起我的热泪。


十二月一日

到石灰窑演,晚上在中窑("石灰窑”、“中窑",均为武汉附近的地名,那里是煤、铁矿区)到的老百姓有三四万人。


十二月三日

在黄思湾演,“武大”(武汉大学的简称)同学同时参加。我们又在左近传授救亡歌曲。


十二月四日

到咸洪乡,晚上在下陆。


十二月五日

在吕家湾。晚上第二队回武汉,我独自留在冶雄体育会。每天晚上教授民众救亡歌曲。


十二月八日

二时,在冶雄体育会操场举行第一次救亡歌咏大会。到的有四五千人,节目有四十余个。雄壮的歌声已普遍全大冶县各角落。参加的团体有振德中学、“铁小”、“铁小”分校、伤兵、冶雄体育会、水泥厂小学、壮丁队。节目中以《大路歌》、 《打长江》、《顶硬上》最受欢迎,合唱以《救国军歌》、《打倒日本》、《小小日本》最雄亮。

在石灰窑的感想给我颇深的,就是那边的铁矿、煤矿工人的生活。当我亲自到那个地方看见他们的生活的时候,我感觉到两个阶级的差别,尤其资本家对工人的压迫。铁矿工人每天从早上工作,每吨铁连拉连运只有二毛。每天最多工作三吨。每隔一天就得休息,工钱很少,但也得靠它过活,而且常常发生很多危险。煤矿工人从早上五时到晚上五时,每天十二个钟头在黑漆的煤穴里,工钱也是很微,也许比铁矿工人更苦、更危险。他们在煤矿里工作时都是裸体的,空气非常坏,饮食都很粗,我眼见他们每人每餐一块小小的豆腐,两碗很粗的饭,这一来安得不影响他们的身体和工作呢?所以每个工人的营养真十分差,好像和那资本家要分别出界限一样!我相信工人们总有一天能抬头向上的!只要整个世界改革!


十二月三十一日

   一九三七年的末一日,早上举行“全国戏剧协会” (全称“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成立于武汉。)成立大会,促进全国戏剧 界抗敌情绪。邵力子、刘秘书、田汉、朱双云演说。大会通过议案,选出九十九人任理事而散。此为空前创举。新旧剧人融合在一堂,团结抗敌救亡。晚上应“军委”之请在“普海春” (当时汉口的一酒家名称公宴)。到会的都是有名的艺术家,叶鼎铭、田汉、洪深、应云卫等也到会。晚上咱们一班朋友在“精武”同乐,过那一九三七年的最后一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 2022 黄河大合唱 http://www.yellowrivercontata.com 京ICP备16008522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49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