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欢迎您访问黄河大合唱官网!
曲作者冼星海
首页 > 曲作者冼星海 > 作品 作品

冼星海日记1939年-1940年3月

来源:黄河大合唱   时间:2018-03-13 09:41:39  编辑:超级管理员

一九三九年


一月一日

(星期日  晴)


一九三九年开始了。我们清早从窑洞起来,打扫清洁,我们都抱着一个新的愿望和努力。早上听见歌声四起,同志们都来拜来,编审委员会的同志都来拜年,他们唱一个<救国军歌》。丁里等和实验剧团也来拜年,那时充满着欢喜的气氛!我们也到各处拜年,沙可夫、徐一新处我们也去过。

不久,小鬼刘明拿饭来了。刚要吃下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个的同志跑上山来!我们知道又是警报来了,果然是敌机来了,它们来拜年,听说来了七架,轰轰轰的声音渐渐听见,并且愈来愈近。我们躲在窑洞里。那时候,同志一共有几十人都躲在一块,李琳和她的母亲也来了。炸弹声下去时,窑洞震动的很利害,机关枪响的特别多!

事后,我们出来看见所炸的地方就是在我们距离不远的马路上,一连三个炸弹,城里也丢了几十个!听说是来了七架飞机!

下午,是全院教职员聚餐,食了很多的肉和菜,每人食四个馒头!


一月二日


上午,还要替乐队队员写谱。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在机关合作社请食饭。毛主席、王明(原名陈绍禹,当时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兼中国女子大学校长)等都演讲。到的全是延安艺术界的人!共十二桌,每桌八九人左右。饭后和康生(当时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谈话,约定时间到党校去。陈波儿在那天晚上遇见了!


—月三日


下午,忙于指挥乐队,在房间练习。十时后方练习完,身体很疲乏!


—月四日


上午和下午都有乐队练习,一直到晚上十一时多才练完,回来头有点发昏。感到天气寒冷的威力啊!回来玲已饶好了猪肝给我食,又吃了一点酒,身体才有点暖气!


一月五日


上午,音乐系教职员在我房间开检讨工作会,共有吕骥、向隅、唐荣枚、张颖、李焕之等。

下午练习乐队,深夜才回去睡觉!


一月六日


上午写东西,下午去看袁牧之编导的《延安三部曲》。在西北旅社,我们遇见了王邦屏夫妻二人、李狄之、陈波儿。戏演得相当的聪明,但欠深刻,没能把延安刻苦精神表现出来。


一月七日

(星期六)


上午写东西。下午王邦屏夫妇到这里食饭,七时开全院教务会议,十二时才散会。

玲买了许多牛肉、萝卜给我吃,她拿来时,跑了许多路,辛苦了一点!但我却喜欢她去运动,对她身体是好的。田方本来约定来食饭,因有人请他,他到房里坐一会就跑了!


一月八日


上午休息,下午乐队练习,一直练到晚上十一时才停止。

我们去看新窑洞,我们打算搬去,这一间小窑洞颇适合创作和自修,空防也好。

玲在房间做第二双的新袜子,做得好看。


—月九日

(星期一)


今天“鲁艺”正式开学。早上全体教职员学生参加开学典礼,正在举行典礼时警报又发生了。我们都躲到窑洞里的防空洞去,飞机走了后我们才出来。徐一新训育主任宣布各位教员,并且介绍一番。沙可夫和吕骥也简单宣布一下。

今天下午收到西北电影公司寄来二十元,我们心里很高兴,因为的确近来很穷困。西北电影公司寄来的二十元也不过是为着我替他写了两首歌曲的再次的酬报。

今天买了一点牛肉,就拿熟红萝卜一同来烧,在延安好不容易食到牛肉!


一月十日


本来学俄文,因时间不对没有去学,下午排歌剧。

晚上田方和吕班都来,林怡老早就在我房间坐着,吕班谈了很多关于陈克新和塞克的事情,我们一班老友都很替塞克担心,我们正心急地为他想法!

今天晚上,我们送田方两件旧衣服。


一月十一日


我第一次教初级班“自由作曲”,我把作曲的大钢讲了两个钟头。下午歌剧排演,我指导音乐。


—月十二日


周扬同志在上午讲“中国文艺”。

今天玲把行李搬到下面“鲁艺’’女生宿舍去了,我独自一个在睡着!她近来不能吃小米饭,身体不怎样好!


一月十三日


上午艾思奇同志讲哲学,下午我在院长房间隔壁讲“自由作曲”。

晚上演《军民进行曲》,第一次初演出,我整整指挥了几个钟头!三场和三幕的幕前曲!演员方面女的不怎样好,男的大致不坏,不过他们都没有和音乐伴奏配合好!晚上回来很疲倦。


一月十四日


各系开座谈会讨论歌剧,从中有人攻击我!大致都说这歌剧的音乐是成功的。晚上又去演歌剧,是演给高级干部看的。他们回来的时候高唱《夜半歌声》!我们在厨房吃了一点肉就回去睡觉!


一月十五日


休息。

上午练习唱歌。下午,领导歌咏队参加“参政会”第一次开幕。毛主席、罗副校长及东北义勇军队长也来了。我们唱《军民进行曲》的两首主题歌。晚上演歌剧给“参政会”干部看。


一月十八日


上午教课,中午与高级班同学聚餐,我们在三大队的“抗大”合作社食。坐下不久,警报又来,我们跑去躲避!回来又搬家到一个新窑洞里去!我在下面的课堂开“延安文艺座谈会”。玲、我、编审委员一班同志都替我整理。

晚上,我参加开会,很迟回来!


一月二十日


上午教“自由作曲”。下午往党校演《军民进行曲》,我并且指挥很多歌曲。他们很欢迎那个《反攻》歌,党校的学生、同志对我印象很好。


—月二十一日


我讲“曲体研究”,警报又来,敌机又来了,轰炸了一点地方。


一月二十四日


教“指挥法”,突然来了一阵机关枪声,以为是警报,后知道是拍电影!下午开“文艺座谈会”,潘梓年主席。


一月二十六日


下午陪玲去宝塔山看病。回来时,我先回,因为教“抗大”歌咏。


一月二十八日


下午开纪念会,我今天讲了几句话!


—月二十九日


亦石先生周年纪念。本来和徐一新同志发动一个纪念会。玲不愿麻烦他,所以没有举行。

晩上赴王式廓、吴咸婚礼,颇快乐。


—月三十日


午,一美国人及二、三位中国记者来访。


二月一日


下午继续开“文艺座谈会”。今天打防疫针。下午写《张曙挽歌》。


二月二日


半夜,因打针发热。

张同志领一朝鲜人来看我,我就记下几个歌曲。后来又来了几个日本俘虏,也到我的房间。他们比较自由,八路军待他们的确宽大!陪玲去医院看病。


二月三日


和玲往边区医院看病,吕班同志给我们一封介绍信,我们拿去见到女的医务主任,结果她不大睬我们。另找人帮我们去挂号,玲验了肺部,取得一点药就回来。


二月四日


“鲁艺”全体会餐。边区保育院院长(李群的妈妈)①来坐。


①  陕甘宁边区保育院第一任院长李芝光。


二月五日


还继续写我的《第二交响乐》。下午田方、林培春(“抗大”学生)来。林买了一只鸡,我们吃过已经九时多。林回去后,我们站在窑洞门口看月色,不久回到洞里。我们听见门口有吃骨头的声音,原来是狼。我们从洞里偷望出去,看见真是一只黄狼!把门关得紧紧地,我们就睡觉。


二月六日


教授“指挥”(高级班)。下午有一美国记者来替我拍了一张照,晚上,吴宾替我们把门弄好,免得受虚惊。


二月七日


授课。玲有点不舒服,睡在床上,许多朋友都来问候,我亲自做粥和炒蛋给她吃。吕骥、徐一新、沙可夫都来过。下午前方来了一架飞机,像蜻蜓一样的轻快有趣,恐怕是接王明同志去重庆的。


二月八日


下午我参加张曙追悼会筹备会,到的有“抗大”、“鲁艺”、“陕公”等团体。

下午对“抗大”文艺工作团讲:(一)音乐的发展,(二)工作者的态度,(三)今后音乐工作如何推动。讲了两个钟头,他们感到兴趣。


二月九日


上午来了警报,中饭后,又来一次警报,飞机没有来!下午开生产运动大会,讨论各种组织问题。


二月十日


下大雪。早上教授“曲体解剖”。五时去“抗大”教授唱歌。回来已天黑,路上望不见一点东西,几乎陷人被炸过的一块地里,感到非常可怕。回家后,玲已买了点花生糖给我吃。才坐不久,听见门口有一种怪声,是狼的叫喊。塞克和克新也看见过,罗太太很担心罗同志①没有回来。她点着灯在这冰冷的天气去喊他,因他还在救亡室开会。


①  “鲁艺”戏剧系教员罗合如。


二月十一日


上午教授“曲体解剖”、“指挥法”。田沅和王班从瓦窑堡来延访我。晚上演《军民进行曲》。


二月十二日

(星期日)


玲早上洗衣服,手已洗破了。她的确是个家主妇,在事务方面特别帮忙,这样我才安心写我的新作。晚上徐一新拿了手枪来,准备打狼但狼又不来,晚上很快入睡。


二月十三日


田沅告诉我张曙的生平。今天非常的忙,从早到晚没有休息!下午又指导《张曙挽歌》,又替杜矢甲上一课唱歌。下午本来演《军民进行曲》,因杜走了没法演出。今天下大雪。


二月十四日


仍大雪,下午更甚,雪花下得好看,我永不忘记那种轻松的作品。下午写张曙同志纪念文章,预备寄《新中华报》发表。


二月十六日


写两篇“指挥讲座”。玲还是洗被单、洗衣裳,手已弄破了!我作面包给她食,弄鸡蛋给她慰劳。每天写交响乐。


二月十七日


领了七元七角的月薪,进城买一点东西,还了五元债,只剩四毛!

晚上,张曙追悼会。参加者有“鲁艺”同志,“抗大”、“陕公”、“军委会”第三队①歌咏代表。先由吕骥同志当主席报告开会的理由,次由我演讲张曙先生之生平,再由塞克同志报告张曙的作风特点,后由“第三队”代表报告,全体曾唱张作的《洪波曲》、《保卫祖国》,田冲唱张生前喜欢唱的《茫茫的西伯利亚》。后继续开延安音乐界讨论会,选举代表。


①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所属的“抗敌演剧队第三队”,当时全队正在延安。


二月十八日


生产运动开始,全体教职员、学生参加。十时警报,飞机来了三架,损失很少。玲买了一些野鸡和家鸡来,晚上全校聚餐,又食了点粥,今天是旧历年的守岁。


二月十九日

(星期曰)


旧历新年,许多许多朋友来拜年。田方、林培春、高鲁、李鹰航等都来,刘明也来。我们吃的东西比较好些,一位亲自送给我们几个包子,玲有点思家之念!


二月二十日


有警报,敌机没有来!下午去编委会和院长处玩!


二月二十一日


“抗大”第五队歌咏比赛,请我去批评。晚上才回家,鹰航拿曲来改。玲不耐烦,早就睡去了。


二月二十二日


“鲁艺”职员学生下乡工作,“抗大”职工大队有两个学生来抄歌。不久有警报,来了三架飞机,投了不少的弹。晚上,“抗大”文艺工作团来我房间听课。


二月二十三日


早上有警报,但飞机没有来,下午又有一次警报,中午请吕骥食便饭。

晚上,狼在门口吃骨头,我们有点害怕,声音可真难听!


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风特别大!晚上,指导“抗大”歌咏。连日写“交响乐”,又写《第二交响乐》的第二段,把风声拿着了!


二月二十五日


写交响乐,很觉有趣。晚上丁里、王曼硕来谈天。下午去职工大队教歌,他们全校欢迎我。我独唱《顶硬上》给他们听,《拉犁歌》也唱给他们听。


二月二十六日


昨晚在“职大”睡了一晚。上午教他们唱《反攻》,替他们组织大歌咏队。下午替他们写《“职大”进行曲》和写文章。跑了十几里路才回到“鲁艺”。我还去边区医院看光未然同志的病,他跌断了骨头,现在是休养着。


二月二十七日


早上写《“三八”妇女节歌》。


二月二十八日


曾到院长、一新同志房间玩!


三月一日


今天开始写《生产运动大合唱》(塞克写词的)。晚上,去看第三队的戏,碰见了王邦屏和康生同志,谈了很久。


三月二日


去政治部烽火剧团教唱歌,我替他们写一个团歌。


三月三日


整天写《生产运动大合唱》。晚上赴“三三音乐大会”,节目很多,我担任提琴独奏《大洪水》、《波兰曲》,又唱《顶硬上》,得全场欢迎和掌声。


三月五日


十时多,康生同志派人来接我们去他处玩,带了两匹马,两个勤务接我们去,半途遇见王明同志。

十一时半才到康生家里,他亲热得很,很客气地请我们坐下,拿烟、饼干和咖啡给我吃,我们是第一次在延安吃到咖啡的。他还请我们吃饭,菜非常好,饭后又吃咖啡!我和他谈及中国工农音乐的问题,一共谈了几个钟头,下午四时许才回去。他养的一只狗送我们到“陕公”才回去。


三月六日


“鲁艺”停一星期上课,因为要加紧开荒。我因腿上太疲倦没有去。

《生产运动大合唱》已在今天写完了!!


三月七日


今天上午警报特别多,上午十时半左右起为第一次,下午三时又一次。最后一次来了分三批袭击延安,共十七架,投不少的弹。今天一共有七次警报,损失以南门及东门外为重,北门外城墙决了一点。据说是用五百磅炸弹炸坏的,死的人有十个左右!

下午有妇女代表找韵玲谈话,请她在“三八”妇女节做主席团之一。她有点害怕,但又不敢推却。


“三八”节

(妇女节)


延安热烈地纪念“三八”节,在“抗大”开会纪念,晚上还有晚会!我因身体不好没有去。


三月九日


《生产运动大合唱》已抄写完成,玲又替我抄写《中国锣鼓击法》。

下午在“军委会”欢送王震之、荒煤上前线。


三月十日


晚上,“鲁艺”新旧教职员联欢会,“鲁艺”表演很多节目。晚上当开会时,大雷大雨!他们演几个戏剧,还叫我唱《莫提起》和拉提琴。回来丁基同志帮忙不少,不然又要滑下山来。


三月十一日



烽火剧团请食晚饭。“第三队”派人来请我去西北旅社,因光未然同志已出院了,病已好转!他们开一个晚会,请我批评!

他的晚会是识谱运动,每个队员都要唱一只歌。主席是邬析零,宣布开会理由,然后要求我唱歌,我们还要“全面抗战”唱《江南三月》。


三月十四日


演员和乐队开始排演《生产运动大合唱》,并在我房间排!下午又在下面排!明天还要排,一直排到十九日为止,连地位都排好。玲已被塞克决定代替李莫愁的村妇位置而上演了。


三月二十日


晚,原定在“陕公”礼堂预演,但已排有会议要举行,我们只得回来在救亡室排。


三月二十一日


早上又排了一次,晚上才在“陕公”预演。玲在今晚第一次上演还好!唱歌声音可惜小了一点。共三扬:1.春耕大合唱,2.生产与参战,3.农村小景。演出效果很好,成绩可观。尤其音乐是受到人们的欢迎,打破延安音乐界记录,开展中国新音乐的前途。《生产运动大合唱》是出现着一种新形式和新生活,比过去的音乐完全不同,而且带有民族意义!


三月二十二日


音乐系全体聚餐(在“抗大”合作社),下午没有演剧。今天来了廿多个客人。田冲和另一位朋友来这里坐,谈到很晚。


三月二十四日


下午有一位名陈赓稚的《申报》特派记者和一位英国参赞M?Spear(M.斯皮尔。)来访。我们谈了很久,尤其关于创作问题。晚上在“陕公”正式公演《生产运动大合唱》,王明同志今天晚上演讲,“第三队”演了一幕的戏(《不是贼》)。这次公演是特别招待“妇委会”,场中充满妇女的声音。

《生产运动大合唱》,演的还好,博得全扬欢迎,尤其是王明同志非常爱好!


三月二十五日


早上陈赓稚来访,把我生平历史都记起来,并且把我的作品记录很多,作风和创作方法也谈了很多。我们一直谈到下午四时才完结。他提到田汉先生关心我和聂耳、张曙三位“民族歌手”,现在只剩我一个,他希望我努力!他说田汉还在长沙左近,不久去湘芷,办《长沙日报》!他对于我的创作极力赞同和鼓励!今天艾思奇寄给我一封信,说及《生产运动大合唱》的音乐,就这样写:

“昨晚看了‘鲁艺’的预演,许多人都认为音乐很好,都佩服你的创作精力,希望能够再在融化中国民族音乐方面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努力……”


三月二十六日


早上来了警报,敌机没有来。

今天开始写《黄河吟》①,光未然写的词有一种新作风,内容包括很广,有下列八段:

黄河船夫曲(合唱)

黄河颂(男声独唱)

黄河之水天上来(朗诵歌曲)

黄水谣(齐唱)

河边对口曲(对唱)

黄河怨(女声独唱)

保卫黄河(轮唱)

怒吼吧!黄河(大合唱)

下午“鲁艺”开美术座谈会,玲参加讨论。下午,彭士馨等来找我,他是南洋华侨汽车工人的代表,刚从前方回来。我们去西北旅社,跟他们一块食饭。他住廿一号,十八号住着光未然,我又去看他。回来写《黄河吟》。


①  黄河大合唱》歌词的原名。


三月二十七日


身体不怎样好,恐怕是营养不足的关系!继续写《黄河吟》。身体不好,常睡午觉,他们还以为我是装做的不去开荒!


三月三十日


身体不好,伤风头晕。吕骥从西安回来,并说居敬同志带了点东西给我。晚上,陈佩明及露明从党校来看我。


三月三十一日

(星期五)


《黄河吟》八首的长歌曲已完成了!居敬同志来,坐了一会,因忙就走了!下午玲出城买肉,预备明天居敬同志来食晚饭!


四月一日

(星期六)


早上练习《生产运动大合唱》,今天风特别大,就在救亡室排演。下午马达和居敬同志都来,我们请他吃饭。晚上请他看《生产运动大合唱》。这个晚会是欢迎英国记者Spear及前方的同志,林伯渠同志做主席。王明夫人孟庆树对玲很好很关切,他们就约我们明天到他家里食饭。

《生产运动大合唱》今天晚上演得比前两次好。第一场春耕大合唱已改变动作,非常成功!观众都很感动!


四月二日


星期日起来特别晚一点。十一时我们动身去王明同志家里坐,他们住的地方很僻静,找了一小时才找着。孟庆树(王明夫人)出来接我们进他们会客室。王明同志因为开会只陪我们坐了一会就去了隔壁开会。孟同志又弄咖啡、饼干给我们食,她介绍我认识“鲁艺”的新副院长赵同志(即赵毅敏),还有几位。今天徐冰、杨松都来,还有一位刚从莫斯科回来的女士。

午饭开了两桌,我在王明同志家里食饭,李延禄将军也一同坐。

后来他们都走了,我便和王明同志说话,玲和孟谈。在谈话中我只把我自己觉得的创作问题提出来,听取他的意见,他极赞同,尤其是中国工农的音乐的建立,及我的作品印行问题。

王明同志快做抗日女子大学校长,他嘱我写一校歌。李将军也嘱我写一首东北义勇军军歌。一直谈到五时,他们给我题了字作纪念,还一路送我出门。这种热情的首长,使我感到感动和要更努力!


四月三日


上午参加种菜,下午因身体不好就午睡。邬析零代表第三队送我猪肉二斤,核桃和白糖,慰劳我替他们写《黄河吟》。四时半王明同志亲自来拜访我,使我们非常感动。他很客气,很关心我们的健康。


四月四日

(儿童节)


写李广才信。

早上去开荒,走到最高的山上开。教职员全体大约有六七十人去开,颇热闹。下午我因有事托居敬,早点回来写了一下午信,给居敬带回西安。莎莱来房间弄面食。居敬不久就来,我把信交他带到西安发。因在延安发的信大半收不到的。他不要我的邮票,而且还送给五块钱,使我非常感动。高鲁晚上来坐,他得了劳动英雄的荣誉,他的衣服可以不必洗!晚上吴宾来坐,因他被派到西安去任歌咏和戏剧指导,他有点舍不得离开我们。不久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大便时泻出很多稀粪!我赶快入睡,刚入睡,吴宾来辞别,我不能起来,玲送他出门口!


四月五日


身体甚不好,风又大,没有去开荒,也没有去种地。在房里写《中央休养院院歌》,并写给艾思奇一封信。睡了一下午,身体觉得有点冷。邬析零代表“第三队”买了很多香烟来(仙岛牌,二毛一包共十二包)。晚上,领导“鲁艺”音乐系同学唱《生产运动大合唱》,结果还好。


四月六日


早上六时起床去西北旅社(南城内),在山上,颇高,爬得很吃力,满身流汗!

正遇着“第三队”队员出外打球运动,因为今天我答应他们,教他们唱《黄河吟》。我到十八号房间和光未然同志谈了很久,他请我吃饭。早上听他们唱《黄河吟》的《黄河船夫曲》、《黄水谣》及《保卫黄河》。下午指导他们唱《怒吼吧!黄河》。六时回去“鲁艺”,又指导“鲁艺”唱《生产运动大合唱》。


四月七日


早上没有去开荒,因晚上要演《生产运动大合唱》,下午排了一次,晚上演出。

今晚是欢迎国民政府的代表来延(路过),有边区政府主席致词,国府代表、经济委员、Spear先生演说。今天晚会是“抗大”和“鲁艺”合演。“抗大”演《当壮丁》,吕班大鼓,歌咏及旧形式。“鲁艺”只演《生产运动大合唱》,演得不十分好,因歌咏队的人只到了十一个,声音甚小,小鬼在第二场又忘记了歌词。但第三场的舞蹈,演得还好!


四月八日


写关于“黄河”的文章:

      ……《我怎样写〈黄河》一文,已收人著述部分,此处从略。)


四月九日


在家里休息。上午沈旭、乔木、熊塞声来访,下午替“第三队”练习“黄河”大合唱。晚上是邬析零、田冲请我在“抗大”合作社食饭。玲下午赴“女大”(“中国女子大学”的简称)筹备开学的报告,王明同志主席报告,孟庆树同志主持开学。(文学晚会)


四月十日


上午写《三原女中校歌》及《“青救”会员誓词》。光未然到“鲁艺”报告,中午他请我、玲、张庚和陈锦清食饭。下午在家休息。


四月十一日


“三队”嘱练习“黄河”大合唱。


四月十二日


预备音乐会演出,“第三队”和“鲁艺”同学练习“黄河”大合唱及《生产大合唱》。


四月十三日


上午练习。下午七时在“陕公”开延安第一次音乐大会,节目有:

1.吕骥同志宣布开会意义。

2.光未然同志讲话。

3.报告节目(“第三队”):

(一)      国歌(“三队”、“鲁艺”、“抗大”)

(二)a     船夫曲(四部)

b     打到东北去        “鲁艺”(向隅指挥)

(三)a     新山歌

b     延水谣

c     在森林中

抗大”文艺工作团(无人指挥)只有八个人唱!

(四)      生产运动大合唱(“鲁艺”、冼星海指挥)

(五)a     军民合作

            b     太行山上

      抗大”五大队(李丽莲指挥)

(六)“黄河”大合唱(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抗敌演剧队第三队)

a     黄河船夫曲(合唱)

b黄河颂(男声独唱)

c黄河之水天上来(朗诵)

d黄河对口曲(对口唱)

e黄水谣(齐唱)

f黄河怨(女声独唱)

g保卫黄河(轮唱)

h怒吼吧!黄河(大合唱)


今天晚上是延安空前的音乐晚会,也就是全国从没有的音乐晚会。因内容非常新鲜,而且都是带着最新的创作形式!《生产运动大合唱》博得全场的欢迎!“黄河”因“第三队”女声独唱唱走了音,给观众不好印象。整个曲子,他们觉得很雄伟!文艺工作团最差,人数只有八个。“鲁艺”动员50人的合唱,可谓空前!


四月十四日


写信给“第三厅”李广才、张平、术之、恒勤。今天全“鲁艺”继续生产运动。下午全延安文化人开欢迎会,欢迎“第三队”,到的有王明、杨松、赵毅敏、沙可夫、艾思奇、徐一新、陈伯达、文艺工作团吕班、“鲁艺”学生代表及第三队。

(一)      由艾思奇做主席。先由王明同志讲,大致说“第三队”的工作、生活、态度,都使人佩服,最后赠言有三点:

1.有竞争心,2.努力学习,3.内部团结。

(二)      由杨松同志讲:

表示感谢“第三队”的演出及活动,并说他们能把戏剧应用为抗战,而且有中国民族之作风,如《生产运动大合唱》及《黄河大合唱》。他有几点意见:

1.不能支持旧形式,2.不能机械否定一切,3.要接受西欧先进国家的优点, ——而是新的东西、代表廿世纪中华民族的现阶段的东西,因为我们要真正的民主。

(三)      赵同志讲:

关于“黄河”大合唱:

优点:中华民族先进的艺术是现世界最进步的高潮。

缺点:1.诵朗,太长一点;2.形式,要有政治内容,反对离开统一战线的道路和思想;3.方向——团结。

(四)      吕班讲:

希望、通信。

共同缺点:1.闭门造车,2.根本问题抓得不够。

个人的希望:“大众化”问题多发展,如“王家庄”之类的东西。

(五)      光未然同志讲:

1.集体学习,2.边区文化的艰苦精神,3.他们来上课(延安)受洗,找出今天文化运动正确的道路。

关于大众化问题:1.全国性,2.总指南针,3.对外来文化人的爱护。

旧形式的试验:非常困难,非常危险的工作。不是没有错误,实际上已创作出新的民族艺术了;在大胆尝试中,不顾一切困难,走上这条路。

延安太忙了!晚会很多,工作也多,因为忙就没有把“外来的”团结起来。

希望延安有个总机关,来从事整理。


四月十五日


全校休息,我睡了一天觉,但替乔木兄选了几个歌。党校的陈佩明又来抄了我几首歌曲去了。

晚上借了唱片十张,就是:D.Shostakowich的Symphonie Op.l0(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交响乐(Op.lO))来听。我觉得他有点受Debussy的音乐影响,但他是带着俄国的民族风味的,配器非常严整。


四月十六日


上午音乐系开会议,讨论处理这星期的学习。我担任二小时的指挥,三小时的唱歌。

下午有几位工人学校的代表来抄歌,二时指导“第三队”唱“黄河”大合唱。下午回房午睡,因身体太疲乏了。田方又来谈天。不久光未然同志来朗诵《黄河之水天上来》,很好,而且是配合李鹰航同志的三弦伴奏。他请我和李、玲去“抗大”合作社食面。

晚上赴“生产运动总结束晚会”,节目有“第三队”的“黄河”大合唱及《黄花曲》,“党校”的“舞蹈”及《夜之歌》,“鲁艺”的双簧。十二时才散会。“第三队”除女声独唱不十分好外,其余都很进步。


四月十七曰


上午十一时任“鲁艺”专修科的指挥课,解释《生产运动大合唱》的指挥方法。


四月十八日


上午十一时对专修科讲“黄河”大合唱的指挥方法。下午开全院生产运动讨论会。王明交来他自己作的词《女大校歌》,很好,而且容易谱。晚上与李公朴太太,韵玲去光华食堂食饭,玲因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参加。晚上全院对罗迈同志教育方针意见的讨论会,我参加了,玲就回去休息。当时有点微雨,玲感到头上有点晕,回去就发热!“鲁艺”的讨论会在八时才开始,有各科的代表做主席团,院长、副院长都在席上,学生提出很多问题,十时一刻才散会。雨已大了!路上很泥泞,听说有一两位同志滑下山来,手已跌伤。我和周扬太太、罗合如同志等手拉手上山,我已有要滑下山来的危险,脚外都是泥泞!回到房里,见玲已睡在床上,浑身发热,非常难过,大概是感冒。我半夜始入觉。


四月十九日


天气非常不好,下着微雨,令我难过。玲不能起床,因热度未有退!我通知了边区医院一位医生来看她,替她打针。我又去看莎莱的病。今天烧开水烧稀饭给她食,下午她起来,不久又睡下。周扬太太(苏灵扬)、李公朴太太(张曼筠)、胡考、严文井、沙院长太太、罗同志及太太杨枫都来过房里看她。晚上给她食点菠菜稀饭、油炸馒头,热度稍轻了一点。今天不用功,因身体不十分好,也许是天气的关系。从图书馆借了两本书:⑴民族问题讲话,⑵中国的水神。又向莎莱处借了《列宁主义概论》。


四月二十日


写《女大校歌》,下午参加种菜。


四月二十—日


上午写《女大校歌》(第二次稿),下午种菜。


四月二十二日


下午有一位美记者(John R?Caton)①来访,谈了三小时。晚上,马达、汪鹏来谈话。赵毅敏副院长来坐,谈及很多改良“鲁艺”的话,他并把改良学校计划的预算给我看,又谈及他的出身,我也谈了很多我的出身。他很关心我们,谈到十二时才回去。


四月二十三曰


上午再写《女大校歌》,下午王明同志请客,大概关于统一战线部、统一战线工作。他请了很多专门人才,连印度援华医药队及各种的文艺人都请来。席中有王明同志演讲,我亦有发言,印度代表亦有发言,八时半始散会。九时“鲁艺”教职员续开编“鲁艺”周年纪念刊物的会议,谈了两小时没有结果!那是沙可夫副院长所主持的。


四月二十四日


上午教高级班上“指挥”课,下午开筹备音乐会(周年纪念)。今天杨松布置全“鲁艺”的同志去了,我留在家写《生产舞剧》②。


①        约翰?R?卡顿。

②        未见乐谱留存。


四月二十五日


上午教高级班“指挥”。

晚上练习《黄河大合唱》(六十人)。


四月二十六日


早,替周扬太太搬家帮忙。教唱《反侵略进行曲》及《我们的队伍往前走》。蔡若虹同志今日迁进“鲁艺”,谈及很多上海情形。李公朴先生又从前线回来。张小座(张曼筠的父亲)又遇着,谈了颇久,并参看小瘘先生的红梅一百幅,甚好!

晚上,指挥《黄河大合唱》的练习,歌咏队增加到八十多人。

今天收到远铎托戴浩先生带来的糖果一盒、盛家伦信及“中国抗战歌曲”二本。

接吴堡、张家坞八路军七一八团政治部来信。


四月二十七日


早上,教高级班唱《反侵略进行曲》及《血的誓语》。

下午,发王明同志信及《女大校歌》,发“陕公”分校李、刘信。

写戴浩、徐冰、陈伯达、母亲信,并拟写《月光曲》及《月光进行曲》,应刘巍同志之请。


四月二十八日


上午教他们唱《起重匠》,下午写《“鲁艺”与中国新兴音乐》文章,晚上教练《黄河大合唱》。看完黑人文学。


四月二十九日


重写《“鲁艺”与中国新兴音乐》。《黄河大合唱》油印印好了,我取了十份。晚上与蔡若虹、夏蕾等谈天,我请他们食饭。


四月三十曰


上午休息,看《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下午写成《月光曲》及《月光进行曲》。 唐山七千矿工武装起义。


五月一日


“五一”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力量的检阅日,是争取无产阶级解放的斗争日,同时也是国际无产阶级与被压迫民族进行联合战线反对法西斯的斗争日。

下午在延安的南门外开了一个伟大的纪念会,到会的有二万多人。毛主席、王明、康生、李延禄等都到,并有演说。今天实行全国精神动员,并宣誓。“抗大”不断唱着《太行山上》和《到敌人后方去》,“党校”唱着《保卫黄河》及《五一纪念歌》,使我感动到他们接受新歌的快。到会的总工会、妇女总会及手持着红缨枪的老百姓,使我感到他们的确代表民众的单位,在中国都市方面所看不到的,这全由中共中央严密的组织所致。


五月二日


上午许多朋友来访。下午七时,本来练习《黄河大合唱》,改期三日晚。


五月三日


下午听王明同志演讲青年问题,演讲得十分彻底,足足有三个钟点。七时半练习《黄河大合唱》。


五月四日


是伟大的青年节。上午与“鲁艺”同学练习《生产大合唱》,下午在“抗大”五大队开“五四”纪念会。到者有几万人,并有毛主席及冯文彬演讲及献旗,全体唱《五四节歌》。有一队青年手持火把,前头二人围着会场走三个圈子,当时即唱《青年进行曲》,声音宏大雄壮,使人感到青年的气魄!还有野火的集会,几万人围着三、四团的大野火,“鲁艺”同学和解放社同志开始秧歌舞,“党校”又有红星舞,“鲁艺”演唱《生产大合唱》,又有双人的对舞(打拳),最后解放社又有秧歌舞。情绪非常热烈,充满青春的活力!使人感到青年节的伟大,尤其在抗战期中有这样一个会,可以预卜我们会胜利!正当月亮高照野火红烧的时候,歌声不断地唱着“前进!中国的青年”,这是延安空前的青年节晚会,比任何全国的一个角落都热闹!


五月五日


早上,上山开荒;下午休息;晚上练习《黄河大合唱》。


五月六曰


早上休息,并教“鲁艺”教职员唱《胜利进行曲》及《顶硬上》。下午庄映来学习曲体。

晚上因为欢迎邓宝珊总司令,我们“鲁艺”担任了几个节目:唱《船夫曲》、《打到东北去》,陈地二胡独奏,《生产运动大合唱》及大鼓;“党校”演了秧歌舞。《生产运动大合唱》很感动邓总司令,他很欢迎这曲大合唱。


五月七日


上午休息,又教《胜利进行曲》及《顶硬上》。七时在“陕公”大礼堂教《女大校歌》。五时有警报,但我们不知道!晚上练习《黄河大合唱》。


五月八日


下午,中共中央干部教育部罗迈同志答复“鲁艺”教育机构问题,共有十点。继康生院长、赵毅敏副院长演说。


五月九日


下午练习《黄河大合唱》。晚上开“文协”、“音协”座谈会。讨论《生产运动 大合唱》的优点和不足的地方。大致说是成功的。有塞克、艾思奇、萧三、吕骥等发表意见,我也讲了五点,十二时才结束。


五月十日


“鲁艺”一周年纪念日。上午教职员唱《胜利进行曲》、《顶硬上》。下午练习《黄河大合唱》,又指导同学唱许多歌。

下午三时在“陕公”大礼堂开“鲁艺”一周年纪念大会。全体学生到会。我被选为主席团之一,共有毛泽东主席、王明、康生、刘少奇、洛甫、徐一新、沙可夫、吕骥、赵毅敏等。有很长的个人演讲。晚上在山下会餐,九点多钟才食完。


五月十—日


早上,最后一次练习《黄河大合唱》。大概十时半左右,有一个美国女音乐家名Hoffmann霍夫曼)来找我,要求再唱一两首歌给她听,我们就唱《黄河船夫曲》、《黄水谣》及《打走日本鬼》给她听,她用小型的电影机拍了我很多幅相片。《黄河大合唱》的确感动了她!同学们要求她唱歌,她唱了黑人歌及她父亲作的Banjo“班卓”,为形似吉他的一种弹拨乐器,常用于通俗音乐的伴奏或弹唱)歌。她到我的窑洞坐,谈及我的作品,要了韵玲一幅山水画,替我们拍了一幅双人的照片。晚间是“鲁艺”周年纪念第一次的音乐晚会,《黄河大合唱》今晚演得相当成功。“鲁艺”合唱团有一百多人,伴乐队。今晚的大合唱可算是中国空前的音乐晚会,里面有几首很感动人的曲:(一)《黄河船夫曲》,(二)《保卫黄河》,(三)《怒吼吧!黄河》及(四)《黄水谣》。当我们唱完时,毛主席、王明、康生都跳起来,很感动地说了几声“好”,我永不忘记今天晚上的情形。我是很严格地、很热情地去指导歌唱队。


五月十二日


早上,徐一新同志来说,今晚再演一次。下午我和玲去看“鲁艺”的展览会。晚上的《黄河大合唱》是演给“党校”及马列学院看的。


五月十三日


早上,打扫窑洞,修理了一整天。床的位置已安放好,不致天天碰头。


五月十四日


有四位(苏平、张祖波、牛地、高琅)从桂林抗敌演剧九队来“鲁艺”找我,我招呼他们一下。从前也是我的学生,他们下午七时才到“鲁艺”。


五月十五日


早上,他们来找我,我便带他们去见赵院长。

晚,“鲁艺”普通班开晚会,演了两个话剧、一个《异国之秋》歌剧。我没有多少印象。不过他们能这样的努力,实在值得佩服。十二时才回来!


五月十六日


上午本来种菜,后改练习《黄河大合唱》及《生产运动大合唱》,预备欢迎口 口。后听说他经过延安不再停留,因此就没有演。


五月十七日


晚上在房间开这学期的音乐系会议,我才知道我已正式做音乐系的主任,苏灵杨做指导员,另外有班长帮忙事务及生话的事。


五月十八日


下午在延水洗澡和洗衣衫,和玲、蔡若虹夫妇一同去。


五月十九日


下午七时开专门部部务会议,在山上电话室。沙可夫主席宣布新教育计划。这学期设立各系主任、指导员、班长、课代表,随后,各系报告教育计划。分四系:戏剧系(张庚)、文学系(沙可夫)、音乐系(星海)、美术系(王曼硕)。


五月二十日


下午开教务会议,吕骥主席,各系报告教育计划,后通过议案。


五月二十一日


早上与玲到屠场买肉,预备请音乐系教职员食饭。本来约定是上午,后改下午举行。上午郑玉雯来食饭,并借了指挥稿件去了。七时我们在窑洞外会餐。晚上在胡考房间开西山茶话会。欢迎李公朴先生、蔡若虹、我、卞之琳。


五月二十二日


早上,研究部开全体大会,主席是赵毅敏同志,讨论问题,议定五个任务:

(一)      研究马列主义理论。

(二)      批评旧有文学史、美术史。

(三)      通过教科书的内容和教程。

(四)      创作。

(五)      研究和讨论目前文艺上比较重要的问题。并讨论研究部的资格问题及组织问题,放在研究生中讨论,我也参加。


五月二十三日


早上“鲁艺”仍开荒。刘明今早送上王明寄来《国际通讯》和法国报纸。在家整理音乐系的事务。


五月二十四日


上午九时至十时五十分教音乐系专修科指挥课。下午午睡,三时到城里去买菜。晚上“鲁艺”开全体大会讨论统一战线问题。赵毅敏、沙可夫、徐一新同志报告,同学发表言论很多!


五月二十五日


早上,写《工人学校校歌》,未写成。

上午,吕骥介绍来的张天红,经问话后还没决定他能否人音乐系!焕之、卢肃来。玲上午整理窑洞、纱窗及门,弄得房间非常清洁!下午教音乐系唱歌,宣布唱歌计划。四时与玲到边区医院妇科检查身体,由一位印度医生检查。他说玲已有六个多月了,肚里的孩子的脉跳得很平均,是很健康的。在南门外买了两只鸭子,两只鸡子。晚上写家信及其他的信,给熟人带到西安发。


五月二十六日


上午教音乐系作曲班,下午唱歌。

寄王明信,谢《国际通讯》和法文报纸。


五月二十七日


上午教音乐系作曲班。下午练习《黄河大合唱》,准备“五卅”晚会表演。晚上马达来坐。


五月二十八日


早上本来通知音乐系同志开会,一直等到吃饭时还是有几个人没有来。下午二时冒着雨去,等了半个多钟头,没有几个人來。张恒和汪鹏本来负责叫人的,结果没有叫齐,我气得厉害就走了,说明天再开会吧!我跑回房间,又跑去赵院长处,但他们有客,不能讲什么!晚饭后,练习《黄河大合唱》。徐瑞曾和“青联”来考,音乐系的同学都到了。


五月二十九日


早上练习提琴,预备“五卅”晚会独奏。“社科”会改了,我改替他们上指挥课。下午又开系务会议,讨论系务进行。晚上练习《黄河》。后又和玲到城内买一只母鸡及鸡蛋。


五月三十日


上午考音乐系新生,取了三名,名苏林、路明和路里,其中路明比较差。中午晴,下午大雨,在房内写作。四时到“狭公”大礼堂赴“西青救”(“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①青年模范运动给奖大会。“鲁艺”在场奏乐,许多青年都到会。毛主席、王明、邓发、赵毅敏都到会,并演讲。晚上有晚会,“鲁艺”的《黄河大合唱》及《五卅活报》、“抗大”政工队的话剧。今晚《黄河》演出很好。回来周身湿透,幸亏高鲁帮忙,不致滑下山来。他和我食了两个馒头和猪肉才各自分散,雨下得真大!在山上住的,真有点不方便。


五月三十—日


大雨。写《血债》歌曲一首,送“抗大”三周年纪念。


六月一日


早上开荒,这次由李华同志领导,全校除了塞克之外都参加。我们爬了几座山,然后到目的地,分三人一轮的开荒,不觉疲乏。今天开荒,情绪很高,并有抗敌剧团舞蹈来慰劳我们。小山(此处"小山"和其后日记中提到的"小三”,均指萧三。)、毅敏、李华等都来了。打水的都挑了很多水慰劳。回来肚皮饿极,玲在等着我,大吃了一顿。可是,天气太热了!下午睡过午睡,就赴“抗大”三周年的纪念大会。他们招呼我们食饭。七时正式开会,节目很多,我领了乐队去奏开场曲和许多节目。会场布置美丽,“抗大”同学整齐、严肃,的确是模范的军政大学。晚上,他们还有歌咏野火晚会,我因身体疲倦,在会后就回家了。


六月二日


四时起,去开荒。晚上与苏联记者辞别,集合了音乐系同志在月亮底下唱了几个歌而散。


六月三日


早上起得早,与一位勤务员去机械工厂。我骑着一匹驴子,他跑路。有时,我也跳下来同他一块走。先到工业局休息,认识了陆达同志。下午三时才走,八时才到机器工厂。晚上和他们谈歌咏的组织。

重庆大轰炸,死了一万人以上!这消息听见了的确痛心。

我晚上睡在王大勋床上。


六月四日


早上,我在机厂写了一首厂歌。上午教他们唱。下午他们的科长、政治主任请我食饭。晚上七时才到“鲁艺”,身体的确有点疲倦!我带了两只鸡,一只已在路上热死了!


六月五日


今天没有去开荒。因回来时屁股弄破,身体也觉得倦了!晚饭后到城里去,买了一点东西。


六月六日


把房子整理,一位年青的郭定奇的爱人来坐很久,风很大。早上,我还是去开荒打土。下午,有两个“女大”同志找我要一点材料(歌咏)。


六月七日


今早不去开荒,一位朝鲜人来找我,谈弱小民族的晚会演出事。我介绍他去找塞克帮忙他们排演。晚上全院聚餐。


六月八日


编讲义。觉得身体有点不好,下午与玲及黄玉奇到“抗大”食晚饭。玲接到家里信,知道弟弟在打游击,母亲及祖母等人都平安。


六月九日


教作曲(三小时),下午练习“黄河”大合唱。晚上,在中央大礼堂演,很令人满意。还有抗战剧团的孩子们表演舞蹈,很受欢迎。还有《打渔杀家》旧剧。赵院长告诉我敌人已过河,嘱我打算淮备。


六月十日


下午,音乐系开联欢大会,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们开会、讨论、聚餐,一直到晚上十时才完


六月十一日


清早,与玲到河边洗衣裳,听见手榴弹的声音,骇了一惊,他们正在练习呢!九时,开系务会议。晚上李公朴及周扬请我食饭,又赴“文协”成立大会的晩会演讲。


六月十二日


上午和晚上徐一新同志报告他自己本人的历史,从他年幼生活起,经过历史上的大暴动、万里长征等。

任“女大”音乐选科教授之职,烽火抗战剧团音乐顾问。


六月十三日


徐一新同志继续讲,晚上又讲至十时半止。


六月十四日


上午,对青年训练班讲指挥。下午由李华同志通知,介绍“鲁艺”支部党员给我认识。先由赵毅敏、徐一新介紹我人党的手续,经他们许可和承认,他们又把入党的条例宣布并叫我发表自己意见。我讲了几点,其他党员没有什么意见。今天就算我入党的第一天,可以说生命上最光荣的一天。我希望能改变我的思想和人生观,去为无产阶级的音乐来奋斗!下午五时集合全院的教职员学生实行行军的操演,检查行装。


六月十五日


早上,行军至大砭沟后又转回“鲁艺”。上午准备作曲功课。刘仿龄及啸潮来过,送我一点东西。下午午睡后,王莘、陈强、陈地来谈及“七一”筹备民歌音乐会。


六月十六日


上午教作曲,学日文。


六月十七日


上午看书,写作。


六月十八日


高尔基去世三周年纪念。

八时半得学校命令,乐队和普通班代表迎灵,我们排队到桥儿沟工人学校,可是等了一天灵没有来!这是成吉思汗的灵,是由国府派人迎的,我们等至下午八时半回来。到“鲁艺”时已经九点半了!晚上在“陕公”,还有高尔基纪念大会。


六月十九日


上午教指挥,下午他们听演讲防空防毒问题。


六月二十日


上午在窑洞里看书,改卷。下午教唱歌及开会议讨论音乐系集体创作问题。这歌剧名《黄海之滨》(三幕),是“鲁艺”华丁所作。


六月二十一日


上午教指挥,下午教唱歌。


六月二十二日


赵毅敏作政治报告,今晚边区政府生产会议结束,演唱《黄河大合唱》。


六月二十三日


上午教作曲,上课只解释他们怎样创作《黄海之滨》,华丁同志到课,替同学们解释。从今日起,集体创作。下午“鲁艺”干部会议,地点在抗敌剧团。


六月二十四日


学校预备宣布行动计划,并分队。“鲁艺”有大部分学生分到晋察冀,由沙可夫、吕骥领队。晚上与马达、刘安、高鲁散步,在延水边谈笑,玲也去。


六月二十五日


早上,全校开会,报告行动,首长们演说。


六月二十六日


编队。下午音乐系会餐,我对他们演讲。


六月二十七日


下午,罗合如讲中国歌咏。晚上,李碧岩请食饭,玲同去。饭后音乐系开讨论会,我也参加。


六月二十八日


早上,“鲁艺”歌咏队拍照。

晚上,“鲁艺”歌咏团开第一次歌咏晚会,有九个节目,欢送上前线同学,情绪非常高涨。


六月二十九日


上午指挥练习《生产大合唱》,预备今晚的欢迎博古(即秦邦宪)、周恩来同志回延安。我们预备演两个节目:⑴《生产大合唱》,⑵《黄河大合唱》及《母亲》(高尔基)。


七月一日


中共成立十八周年纪念日。

这几天和音乐系同志讲课和开系务会议。下午朱荣辉请食饭。


七月二日


在家里写东西。


七月三日


下午给音乐系同学讲“我的生活及创作经验”,由晚九时起讲至次日早上二时止。


七月四日


下午请沙可夫、吕骥、高鲁、李碧岩食便饭。今天肚子不大舒服。晚上开全延安告别晚会。


七月五日


晚上,赵院长、吕骥、李华同志为着要解决李焕之的留校问题,差不多要闹起来。我跑下去找焕之,结果经过他来决定了。


七月六日


写好了小三同志的《打倒汪精卫》小调,又给“女大”写舞曲。


七月七日


今天是抗战二周年纪念日。“鲁艺”上午开会,下午杜矢甲请我和玲、沙可夫、吕骥、马达等到机关合作社食晚饭。


七月八日


早上,教“鲁艺”同学们唱《打倒汪精卫》。下午周恩来同志及博古同志请茶,请全延安文艺界讨论民族形式问题。后因他们迟到,他们又请食晚饭,直到夜半始散,并讨讼许多关于新文艺运动的事情。


七月九日


高鲁晚上来,他具有很热情的态度,难依舍的心肠向我说了许多心腹话,临走时他吻了我的手两次。他是一个热烈的青年!


七月十日


我们替音乐系帮忙及会话。


七月十一日


“鲁艺”同学出发到前线。

早上,他们整队到前线。各首长讲话后,他们就出发了。这时,情景有点难舍难离。徐瑞曾同志当我跑到她面前安慰她的时候,她就掉下了热泪!

晚上,我们还表演《打倒汪精卫》,“女大”又到“鲁艺”来练习。


七月十三日


一连三天在“陕公”表演《打倒汪精卫》。今晚李丽莲和李德请食饭,回来很晚。早上,留守处萧劲光送一包大米来,因昨天他遇见我谈及的。


七月十四日


在家与李鹰航(方冬)、玉衡(寒光)整理《反攻》歌集,交艾思奇同志到生活书店出版。


七月十五日


早上,预备了许多东西请何干之同志来食饭。树连、玉衡、焕之、鹰航都出了很多力量!下午留守处(南门外)请食饭,林主席(边区主席)(指当时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也到,并表演《黄河大合唱》。


七月十六日


整天在“女大”教她们唱歌及配音乐。


七月十七日


早上讨论纪念聂耳四周年纪念会。下午布置,但学校又发起全校开荒锄草,音乐系同学没有去。晚九时开纪念会,到会约有五百人。主席莎莱,我报告聂耳生平及其他,小三、张庚等也有讲话。杜矢甲也有讲话,他讲得有点不好,否认聂耳的事实,几乎使人误会起来!我很不满意。


七月二十日


是我们订婚周年纪念,杀了一只鸡。“女大”在今天开学,下午我赴会,我并被举为主席团之一。散会后,“女大’’有歌舞晚会,我们“鲁艺”帮助他们很多音乐节目。“女大”布置得很漂亮。露天的舞台,山上还有五角的红星。我们在那里食晚饭。我指挥“女大”唱《保卫黄河》及《打倒汪精卫》两个歌。他们一共有二十八个节目。我们和院长及凌莎同志一同回“鲁艺”。

二十一日以后都是下大雨!!

我写了一篇《论中国音乐的民族形式》文章。

开学了!


七月二十八日


早上,在边区文化协会开《黄河大合唱》检讨会。到会的人很多。我第一个报告创作经过。

下午二时我约玲及凌莎到中央干部医院检查身体(今天王明同志送我们十元)。遇到何穆及傅医生(即傅连障)。他们检查了!说孩子很壮,多半是男孩子,脉跳得很好!下午我去康生家里玩。他请我们食饭,赵院长也在。我们回来时,赵院长不骑马,徒步陪我们回来!

进行了敌后的干部教育。


七月三十一日


下午,音乐系聚餐。


八月一日


天气不好,大雨仍继续不停。上午“女大”及有几位同志(都是广东同学)到我家里聚餐。


八月三日


“鲁艺”搬家到桥儿沟。我在下午三时到中央局开讨论会,讨论民族形式问题。主席为艾思奇。争论非常剧烈,尤以周扬、沙汀、何其芳及陈伯达、柯仲平、赵毅敏等。下午十时半始散会,回到新的窑洞已经一时半了。玲在等着我回来,还有半边西瓜。——可是我一夜没有睡,窑洞太不洁净了,跳蚤、蚊子、苍蝇、白蛉特别多。


八月四日


整天在清理窑洞,把许多干草烧起来,弄了一整天,但仍然觉得周身发痒!


八月五日


半夜,玲肚痛,我身体非常疲倦,我想不理她,以为她不痛。后觉得有生产之可能,我便在六时去找那陈医生。她替她检查,确实系生产,但没有医具,只得先用她自己带来的,我便向管理科取,一面去中央干部医院取药。在这痛苦呻吟当中,玲在早上十时五十五分生下了一个女孩子,她长得很大很胖。从今日起我们做了父母亲了,我们叫这小孩子名妮娜!中央给玲二十元生产特别费。

从五日始直至……我都很忙,自己要烧饭、洗衣服、侍奉玲等,又兼晚上不能睡觉,身体有点不舒服。十日我请了一个老妈,五十七岁,我只用了她半天,就解了她。因为她要食香烟,各种习惯又不好,工作又不强!十一日起又是照样忙!忙!


九月十日


中央慰劳团来延安,团长是张继,并有中国文艺协会代表老舍及全国各报界代表、政治部代表亦来。我们在晚上开了一个盛大的晚会,在这晚会上我们“鲁艺”唱《黄河大合唱》,感动了张继和其他的人。张先生曾站立起来,连说我们“好热情”!另外抗战剧团还有舞蹈表演,民众剧团表演《查路条》,还好。

九月三日至十二日完成《九一八民众大合唱》,共一百四十三页总谱(连四部、三部、二部乐队在内)。


九月十三日


晚,开始练习。

九、十、十一、十二月内,写了一篇《民歌与中国新兴音乐》,及其他几首歌曲:《国际青年进行曲》

《吕梁山决死队队歌》

《后方留守兵团团歌》

《抗战剧团团歌》

《青训剧团团歌》

《华侨服务团团歌》

十二月中旬,不知哪一天邓发同志请我们在胜利合作社食面,欢迎马占山将军,表演过《黄河大合唱》。


十二月三曰


永不能忘记的日子①。

①  是冼星海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的日子。


一九四0年


一月一日


一九四O年第一天,我们很早就起来,把窑洞打扫清洁。我们虽然有东山两个窑洞(二号和三号),但我因被窝不够,常常住在玲的二号窑洞里。早上开了一个教务会议,张庚叫各系各部报告,并谈及今年计划。玲忙着准备今天请立波和周扬、苏灵扬食饭,弄了一整天的菜。她昨晚买了五斤猪肉、一斤猪肝,杀了两个鸡。晚上和他们谈话。《日出》在昨晚预演,今天正式公演。音乐系去了十个同学做音乐效果。


一月二日


下午与梁玉衡、李鹰航往“女大”,准备教她们唱歌和乐队。又去访邦屏,不在,素心出来招呼。


一月三日


下午与韵玲、玉衡,还抱着妮娜爬过一个高山往统一战线部。我在山下呼王明同志,他叫我上去坐。先到赵毅敏同志、凌莎同志处,后来王明同志请我们食饭。晚上睡在“女大”。


一月四日


边区“文协”代表大会①开会。地点在“女大”大礼堂,本在十二时开会,因等候毛主席,一直延长至三时才开会。毛主席因身体不舒服没有来。柯仲平报告各种事情后就开会,然后推出主席团,我是其中之一。后由吴玉章同志主席报告,由王明同讲讲“文化界统一战线的问题”,讲得很清楚。晚上,主席团在“女大”食堂看《日出》。

在桥儿沟“鲁艺”。

边区附近的摩擦更利害,我们更加强自己的警觉性。


①即“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以下冼星海在日记中提及此次会上各种报吿的题目,均为略记简称,详见1940年延安(中国文化》杂志所刊该会中的报告原文和有关报道,不再一一加注。


一月五日


上午十二时开会,由何思敬主席,洛甫同志报告“文化政策”(见笔记),一直讲到六时,明天再继续讲。


—月六日


洛甫同志继续报告。晚上,艾思奇同志报告“边区文化”。晚上,听众要求我独唱,我唱了一个《起重匠》及指挥全体唱《青年进行曲》。


一月七日


洛甫同志继续报告。晚上,到赵毅敏同志(统一战线部)食饭。晚上,周扬同志报告“边区国民教育”。


一月八日


吴玉章同志报告“新文字”,略举文字的历史直至今日的新文字。晚上,有一位同志报告“世界语”。我报告“抗战音乐”,分四部分讲:一、抗战中音乐的作用和任务。二、抗战二年半以来的音乐界动况。三、边区音乐的成绩、优点和缺点。四、音乐工作者今后的方向。还有一位侯医生讲“中医的唯物辩证法”。


—月九日


罗迈同志报告:“抗战建国教育实现中两种方针两个办法”。

毛主席报告:“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新民主主义的文化”。

晚上,看八个剧团联合公演,“军总”合唱团,“抗敌”、“烽火”、“鲁艺”实验剧团,民众剧团等等,有歌舞的表演。

我说:

一个音乐工作者要为他终身的音乐事业革命、音乐工作奋斗到底,直到他离开世界。

—个音乐工作者,一定要有远大的眼光,伟大的魄力,永远望着远大的前程。

一个音乐工作者,一定和民众结合在一起,为民众、为伟大的中华民族不懈地奋斗。


一月十日


下午,萧三同志报告“中苏文化”,肖向荣报告“八路军文化”,还有《新华曰 报》工人作者、“妇委”代表讲话。晚上,总政治部请客。


一月十一日


本来今日结束,但仍继续举行报告。陈康白同志报告“边区自然科学事业”,卫生部部长又继续报告,孟庆树同志报告“妇女文化”,杨松报告“马列主义中国化”,后有丁玲报告“文艺创作”,柯仲平报告“民众剧团”,杨队长报告“抗敌演剧团”,高波报告“留守兵团剧团”(烽火剧团)等等。……晚上请边区政府高主席(指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高自立)致词。


一月十二日


通过提案,通电宣言,吴玉章同志作结束。又选举九十七人“文协”执委(我在内),再举出九人,即吴玉章、萧三、何思敬、丁玲、柯仲平、周扬、冼星海等为常委。五时后散会。


一月十三日


早,到统一战线部带妮娜种牛痘。下午七时回“鲁艺”途中,在一小饭店食东西。回到“鲁艺”,天已晚了,身体十分疲困。


一月十四日


整天修理房间、书籍,预备今年的开课。接到许多的信。晚上看音乐系的集体创作《保卫西北大合唱》,给他们提了许多意见。

马可、吕克、杨蔚等来找我。

一月十五日


在家看书、写曲。下午与曼硕去中央大礼堂参加吴玉章的庆祝寿辰。到会有百多人,都是各机关的首长,并有丰富的西餐。欢聚一堂,其乐融融。九时半回“鲁艺”。


—月十六日


下午参加王明同志请客(“女大”)。“女大”今天有晚会,我因太疲困,不参加。


一月十七日


下午在“女大”,晚上,音乐系开生活检讨会。


一月十八日


上午与塞克去“女大”,讨论“女大”的集体写作《妇女大合唱》,晚饭后才回家。

一月十九日


上午教授“音乐概论”中的“民歌简论”,下午听罗迈讲“党建”(指党的建设问题)。与梁庆安同志同回,谈许多事情。


一月二十日


早上开“鲁艺”教务会议讨论教授法等,检讨以前工作。下午去“女大”教“音乐概论”,因三、四、七班有事不到,因此她们要求我讲故事。我把我半生的经验讲铪她们听,她们非常高兴。下午到中宣部开文化工作委员会议,到者有洛甫、吴玉章、周扬、艾思奇、丁玲、陈康白、杨松、陈伯达、杨超(记录),讨论文化委员选举及文化俱乐部的事。晚上徒步回来,与陈康白同志谈了很久。


一月二十一日


早,写信。晚上开音乐系务会议。


一月二十二日


写信、写曲子。看音乐系集体创作的解释。晚上开音乐系各科代表教员会议。


—月二十三日


上午开会议,萧三报告代表大会事。下午鲁敏、苏平来访。晚上写代表大会文章。


一月二十四日


晚上,纪念列宁逝世十六周年。回来受了重感冒,一连病了二个多星期。


二月


前几天,王明同志等来“鲁艺”参观。


二月十四日


西北摄影队来,我去招待。内有应云卫夫妇、盛家伦、陈治国、黎莉莉、高英等。


二月十六日


①        晚上,表演《黄河大合唱》(五百人),我指挥。他们非常感动,老应听了之后抱着我,又跟我握手,他们说:“伟大!感动!”两句话,盛家伦说“Great success!"(“巨大的成功!”)


二月十八日


他们(指西北摄影队)要到榆林去,我便送他们行,又给他们一本《九一八大合唱》和四十二本《黄河大合唱》。


三月


写“三八”妇女节活报。又完成《牺盟大合唱》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 2022 黄河大合唱 http://www.yellowrivercontata.com 京ICP备16008522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4929号